搜索你想要的: 關鍵字:   
首頁新聞中心 最新資訊音樂觀念世紀之爭(卞祖善與譚盾)
新聞中心
信息搜索
關鍵字:
范 圍:
 
音樂觀念世紀之爭(卞祖善與譚盾)
新聞來源:    點擊數:217    更新時間:2019-08-30 13:26:05    收藏此頁



11
6日晚,著名音樂家譚盾作為嘉賓參加北京電視臺《國際雙行線》欄目有關他的音樂的談話節目的錄制,中間,主持人請出了國內著名指揮家卞祖善。卞祖善從出場伊始就對譚盾的音樂提出了批評,10分鐘后,譚盾起身說:“我已經等了你10分鐘。我并不知道今天卞老師會來。我至少讀到十幾篇卞老師批評我的音樂的文章,我沒有回答過,今天我也不愿意回答。因為不在一個水平上面是完全不可能去溝通的。所以我尊重他的想法,我現在退席。”說罷,譚盾離開了。

卞祖善:

我不認為什么聲音都是音樂。譚盾一些作品有“觀念大于音樂本身”的趨勢。

譚盾的作品《樂隊劇場》在長長的休止符中指揮依然做動作,我并不能從其動作和體態中感受到音樂的力度,所以我說他是‘皇帝的新衣’;譚盾說他的《永恒的水》協奏曲音樂里的水能挖掘人類靈魂里的聲音,能有搖籃曲一般的力量,至少我沒有感覺到,我聽到的是很自然的水的聲音,這種手法很簡單啊,帶有工藝性、即興性、隨意性,他不是演奏,他是玩音樂;譚盾的弦樂五重奏《鬼戲》在45分鐘的演奏中,有20分鐘沒有音樂:三個玻璃缸放滿了水,手在這個水箱里弄,舞臺頂光照得臉都有點像鬼臉,臺上五個人像夢游者一樣踱來踱去,學鬼叫,拿鵝卵石敲自己的牙……都是這樣一些內容。這是多媒體,它跟音樂沒關系,是音樂以外的媒體。這個多媒體降低了作曲家的創作和表演藝術家的再創作的作用,因為這些地方不用寫音符了。世界上早有人做過這種試圖尋找不同的發音媒介的現代性“多媒體實驗”,但事實上,保留下來、廣泛演奏的還是那些優秀的純音樂作品;譚盾的《臥虎藏龍》作為大提琴協奏曲,它從協奏曲的曲式、大提琴技法到和樂隊的交響性上看,都是很一般的作品。

譚盾現在是在藝術地位和商業價值上很有影響的一位作曲家,這是另外一回事。

在美國,出于個人愛好,我跟一些音樂專業人員有些交往,其中也有知名音樂家。他們的看法跟卞祖善的看法基本一樣,認為“水樂”那類東西不是音樂,而是噪音。理由很明確:任何人聲或樂器,起碼的要求是能演奏出標準音階和表現不同的音質音量;如果是打擊樂器,則能體現節奏和表現不同的音質音量。否則,就是噪音發聲器。

美國鼓勵新嘗試,但是,對古典作品和經典的作品更愛惜。在紐約百老匯,也上演類似譚盾的“水樂”的試驗性“音樂會”,用的是各種生活用具或自制的發聲媒介,包括撕報紙和刷皮鞋的音響,甚至還有嘔吐的聲音作音響。這樣的“音樂會”,觀眾和聽眾非常少,而且,一年也演不了幾次。那類東西不是音樂主流,主流還是經典作品、古典作品、鄉村音樂、拉丁音樂和流行音樂。

美國的流行音樂,不管舞臺效果如何,音樂本身的絕大部分也是深深根植于古典和民間音樂的。例如國內已經知道的美國搖滾樂,就來自黑人傳統音樂和拉丁美洲音樂的結合,而拉丁美洲音樂中的相當大比重是歐洲各國(特別是西班牙)的古典音樂和民間音樂。國內一些搖滾表演,舞臺效果學得挺像,但音樂本身卻不對勁,原因就是沒有把握住黑人傳統音樂和拉丁美洲音樂的節奏風格,身體表演是搖滾、可音樂演奏的卻是東方節奏。中國音樂要發展和創新,需要汲取西方音樂的許多東西,包括和聲、節奏和織體,等等,但是,更要汲取自己的傳統音樂和民間音樂的營養,否則,那就不是中國音樂的發展和創新了。

純音樂觀念過時了

香港李正欣(現場觀眾):

我覺得音樂應該是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表達的方法,另外,每一個作曲家都有他的個性。我覺得譚盾是很有創意的,水可以做成這么多的聲音。還有就是,我們聽聲音就是單從我們的耳朵聽的嗎?我們是應該可以見到的音樂。

美國樂評人(現場觀眾):

你批評譚盾的音樂,是你覺得譚盾的音樂不是純的音樂。純音樂是過時的觀念。譚盾的音樂不單單是寫給中國人或者美國人,是寫給我們現代人的,我在中國在美國都聽過譚盾的表演,觀眾的反應是很熱烈的。在美國也有跟你有相似觀念的音樂評論人,但是我們現代的年輕評論人已經令老一輩樂評人收聲了。

現場觀眾A:

譚盾是站在人角度上,不是為了純音樂、純音響。他那個多媒體的音樂形式,非常新穎,不只是感動你的耳朵,而能把人的感覺調動起來,人是最重要的。

現場觀眾B:

像肖斯塔科維奇或者是普羅科菲耶夫,他們是用音來作為創作的材料。譚盾只不過是用了新的材料而已,比如說水的音色,是另外一種材料,西方音樂發展史上,打擊樂起初也許也是被人認為是一種噪音,但是后來也進入我們現在的樂隊,而且非常豐富的被運用。我看關鍵的問題是,要看作曲家能不能很好的把各種各樣的音色材料組織起來。我覺得譚盾在這些方面做得還是可以的。

新浪網友shuo_shu:

卞祖善有個問題,就是認為音樂(或藝術)是高雅的、或是高貴的,他已經給音樂設了或界定了一個很小的“圈”,至少比譚盾的“圈”小的多。

音樂的語言不是僵死的,也是在發展,更是在創新(創新不僅僅是對現有元素的組合方式,還包括創造新的元素)。

多元發展

現場觀眾C:

我覺得音樂應該多元發展,要允許他多走一段路,不要很快的去拿一些以前的觀念或者是一種觀念去束縛另一種觀念。這樣才有利于這個事業的發展。

現場觀眾D:

我認為,譚盾的作品能夠在國際上獲得奧斯卡獎并不是因為他的那個作曲技法有多么多么的高,而是因為它一個民族性的東西,能夠感動世界就能夠再次證明既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新浪網友stranger71:

音樂藝術本身是一種很個人的東西,每個人都有權制作自己喜歡的音樂,不用管別人是否喜歡,所以你也無權干涉別人的音樂風格。我們也不能說這種音樂風格不好,那種好,沒有這種道理,你可以不喜歡,但你決不能說不好,人家的音樂只要是用心在做,就沒有人有資格說不好。

我喜歡流行音樂,也喜歡爵士和藍調,還有古典音樂,中國的和外國的,我從來只關心音樂是否給我愉悅的感受,給我心靈的震撼,我不會管什么風格,我只知道兩種風格,我喜歡或者不喜歡的。

新浪網友rao263:

我既喜歡卞老師說的音樂,也喜歡譚盾的音樂。卞老師的音樂是來自于父母或長輩們的,是很醇厚的感情,這給了我很多安慰。譚盾的音樂讓我興奮,因為那是一個人自己喜歡的,非常想要表達的東西,它更自我,更真實,雖然也有做作的成分。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們在等待一些和以前不一樣的東西。

新浪網友flytokelly:

假如老卞是一個年輕的藝術家,他激烈的批判是否能贏得觀眾的叫好呢?

許多人指責老卞,只是因為他的年齡代表了“腐朽的權威”,代表了“腐朽勢力”對青年創造力的壓迫,他們從這個角度想象出了他們兩人沖突背后的文化含義,這也許是年輕人特有的“偏見”吧?難道一個老人就沒有批判的權力了嗎?

說實話,我們反倒應該想想,為什么這次文化交鋒是由一個老人挑起的,而不是由血氣方剛的青年?難到所有年輕人都喜歡潭的音樂嗎?

新浪網友cool狗1:

我覺得這次事件對中國文化藝術界,乃至學術界有兩大好處:一是推動文藝批評的發展,二是推動談話類節目的發展。我們都不希望只有相互的吹捧,沒有真實的評價。所以,只要卞老是善意的批評,不夾帶人身攻擊,就應該允許,甚至受到贊賞。其實這對譚盾今后的發展并不是沒有好處的。人有時的確該聽聽不同意見。文化藝術只有在批評和自我否定中才能得到發展。

音樂一直是在發展的,而音樂的發展,完全得力于無數音樂家所做的各種各樣的探索,哪怕它似乎是超乎“常理”的。之所以使用了“似乎”一詞,是因為人類的認識水平是在不斷提高的,所以“常理”實際上是不存在的。例如,譚盾的某些創作的確有“觀念大于形式”之嫌,但也許現代音樂講究的就是觀念在先呢。因為現代音樂和音樂教育,不僅強調音樂是用來聽的,還是用來感覺、感受的。所以把水罐搬到臺上,在音樂中加進一些原始的、來自自然的聲音,也是無可非議的,只要它符合作者所要表達的意思(理念、思想……),同時使聽者、觀者賞心悅目即可。其實在古典音樂中,也不乏對自然之聲的模仿,譚盾們不過是把模仿者與被模仿者的位置掉了個個罷了。

現場觀眾E:

卞老師應該允許譚盾這樣的人存在,譚盾這樣的人也應該允許卞老師這樣觀念存在。同時音樂觀念問題上的一些碰撞也是很需要的。今天我看到這種現象,我覺得很高興,而且很受啟發。

附:

卞祖善,1936年生于江蘇鎮江,國家一級指揮,現任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中國電影音樂學會特約理事。四十年音樂生涯中,他指揮了《吉賽爾》、《羅米歐與朱麗葉》、《淚泉》、《天鵝湖》、《巴黎圣母院》、《希爾薇婭》以及《魚美人》、《紅色娘子軍》等中外芭蕾舞劇,在中國首演了肖斯塔科維奇的《第七交響曲》等多部交響樂作品。

譚盾,1957年8月18日出生,湖南長沙人,1978年考入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并取得作曲碩士學位。1986年,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習,獲得音樂藝術博士學位。譚盾曾多次獲得中國國家級創作獎及國際級的作曲獎。1997年7月1日,他與著名大提琴家馬友友、中華編鐘樂團及亞洲青年交響樂團在香港回歸慶典音樂會上合作首演大型交響樂《交響曲一九九七:天地人》,并作全球轉播。2000年,他與彼得.沙勒合作的歌劇《牡丹亭》在維也納首演。該劇被評論界譽為“后現代主義最杰出的歌劇”。2001年,以電影《臥虎藏龍》音樂獲得奧斯卡金像獎。
總頁數:1  第  1    頁 

上一篇:8小時睡眠方式是否違背人類天性   下一篇:譚盾親釀,可以“喝”的音樂,會是啥味兒?
【刷新頁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體感音樂?- 沉浸式音樂治療康復模式 - 體感音波治療系統【官網】 ? 2005-2016 版權所有 粵ICP備12006528號-1
郵件:[email protected] 電話:+86 0755-25115581 13570880178 18926764561 傳真:+86 0755-25115581 地址:深圳市龍崗區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坪山同樂社區)B棟4樓
 
法甲看哪个公司的赔率